纪志宏:深化金融市场转型,提升民营企业金融服务能力

2018中国民营企业峰会论坛于12月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IMI学术委员、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部主任纪志宏认为,当前民营企业的困境是经济金融转型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现象。一方面,他们受到经济衰退和结构调整的影响。另一方面,重要的原因是风险评估体系需要改进。同时,这也与政府信用的软约束有关。

民营企业面临的关键问题是基于主体信用的风险评估和定价机制尚未有效建立。第二,需要完善长期资本形成机制。

季志宏提出,为了提高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能力,短期内,应以无系统性金融风险为核心,适当提升市场风险偏好,综合运用信贷和债券融资工具。从长远来看,应以市场化改革为核心,从制度机制入手。

以下是文章的全文:1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支持民营经济发展。2018年9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民营企业时表示,党中央坚定不移地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11月1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民营企业论坛,强调“坚定不移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走向更广阔的舞台”

“11月9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加大财政支持力度,缓解民营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指示下,各部门积极行动,认真落实各项政策安排。

10月22日,央行发布公告,指导建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

11月6日,央行行长易刚表示,央行将通过信贷支持、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和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相结合,缓解融资困境。

11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监管部门将改革和完善金融机构的监管、评估和激励机制,推动“敢贷、能贷、愿意贷”民营企业。

11月19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和服务民营经济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

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精神,从金融市场层面深入研究民营企业融资中遇到的问题,进一步完善各项金融政策,使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目前,民营企业经营困难是经济金融转型过程中的周期性现象。目前,民营企业融资困难是周期性、周期性和体制性因素叠加的结果。

中国经济正处于速度变化和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中。传统产业发展动能减弱,投资效率下降。新兴产业仍处于培育阶段。市场需求和发展模式具有不确定性和风险性。

在总需求疲软的背景下,企业整体现金流水平下降,盈利能力下降,经营风险增加。

大多数私营企业属于非垄断行业,位于产业链的低端。他们更受经济衰退和市场波动的影响。

经济下滑和结构调整对企业的影响体现在金融部门,银行不良贷款快速增长,信贷债务违约数量增加,股权质押风险集中暴露,信贷总量萎缩,市场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

企业财务状况的恶化与融资环境的变化相辅相成,阶段性特征更加突出。

此外,民营企业对非标准融资和非银行融资的依赖程度相对较高,并且在融资环境发生变化时受到很大影响。

私营企业难以筹集资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风险评估体系需要改进。

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模式主要受对外贸易和土地市场发展等因素的驱动,受此影响,目前的金融体系建立了基于土地等抵押品和相关政府信贷的企业风险评估体系。市场参与者的信用体系尚未完全有效地建立。企业风险定价和风险分担机制还不完善,资本市场的功能还需要进一步培育。

在市场信用风险偏好降低的背景下,金融机构向企业提供担保和政府信用融资的趋势更加明显。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更加谨慎,存在一定程度的“市场失灵”。

民营企业的融资困难也与政府信贷的软约束有关。

我国许多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软约束特征。软约束和政府信贷导致大量占用财政资源。

在金融供给有限的情况下,民营企业融资存在挤出效应,这也加剧了民营企业融资的难度和成本。

3.推动金融市场转型,提升民营企业金融服务能力。现阶段金融市场为民营企业服务的关键问题是基于委托人信用的风险评估和定价机制尚未有效建立。

在经济低迷和结构调整时期,企业信用风险问题突出。要建立有效的信用风险评估和约束机制,合理定价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引导金融机构通过价格合理匹配风险和收益,增加融资的可获得性,减少市场失灵和资源错配,提高金融体系对民营企业融资的可持续性和效率。

第二,需要完善长期资本形成机制。

中小企业和私营企业需要长期和有风险的金融支持,但它们需要解决长期资本定价和投资者保护问题。专项准备是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风险回报匹配机制,为投资者提供相对稳定的预期,促进长期投资。

债券方面,要提高市场深度和流动性,加强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的联动传导,改善长期资本价格的发现和形成。

在股票市场上,应增强资产收益与长期利率的可比性,发展二级市场M&A市场,有效发挥长期资产定价功能。

同时,加强投资者保护,改善公司治理,促进长期资本形成。

第三,加强金融监管对金融市场快速发展的适应性。

适当减少行为监管,加强市场约束,提高对不良金融机构、破产等风险的承受能力,引导市场有序释放风险。

进一步提高市场准入、并购和违约处置的透明度,稳定市场预期,提高市场效率。

4.通过综合政策措施提升民营企业金融服务能力。短期内,重点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适度提振市场风险偏好,应对市场失灵。

全面运用信贷和债券融资工具,适度释放政策信号,提振市场信心。

具体而言,加快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计划,进一步增强债券市场的融资功能和包容性。继续发挥再融资和再贴现的导向作用,有效应对民营企业信贷紧缩;加强对金融机构的指导和评估,加大对大型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融资的支持力度。

从长远来看,以市场化改革为核心,从制度和机制入手,加强资本市场与其他要素市场的整体协调,系统提升民营企业的金融服务能力,包括土地市场改革、市场化运作和地方政府债务约束、知识产权保护、长期投资税收、金融政策支持和投资者保护。

在金融方面,可以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围绕“竞争中立”原则,建立和完善基于主体信用的风险定价机制。

为加强商业信用培育和主要信用评价体系建设,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信用应在真实财务业绩的基础上进行平等评价。政府信用可以起到一定的导向和支撑作用,但应该有明确的界限、健全的金融约束和合理的信用评级。

完善违约处理法律基础,完善违约处理市场化和法治化机制,提高违约处理效率。

加强对二级市场流动性的引导和支持,完善信用风险价格发现和形成机制。

二是加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

完善金融衍生产品序列和风险分担机制,加大对高风险偏好机构投资者的培育,增强金融体系对中小企业的渗透能力和包容性。

继续发展养老保险公司等中长期投资者,充分发挥理财子公司、债转股、贷投资联动等特许机构和高风险偏好实体的特点,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多元化投资者群体。

我们将改善M&A市场和股票交易市场,以促进长期资本形成和价格发现。

我们将继续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提高市场深度和资源配置效率。

三是完善金融市场监管。

放松行政控制,充分利用形势加强监管创新,降低政策执行和市场运行的摩擦成本,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定价和风险管理功能。

在保持系统性金融体系底线不变的前提下,放松风险承受能力,打破刚性支付,促进市场风险有序释放,引导市场主体从套利和规模竞争转向效率、定价和风险控制竞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