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

4月23日上午,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代表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和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联合主办的“201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基金组织)亚太区域经济展望报告”会议在中国人民大学世纪堂北大厅隆重举行。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发表题为“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的演讲。他从降低增长目标、结构转型、市场化改革、政策协调与适应性、促进创新、扩大开放和提高劳动质量七个方面阐述了如何实现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

以下是会议纪要全文:中国经济告别了高速增长和中高速增长时期。我们不会回到高速增长的状态,也没有必要回到那种状态。

如果我们继续追求高速增长,我们的生活环境将受到严重破坏,中国所谓的人口红利和自然资源无法支持这种高速增长。

就目标设计而言,我们必须告别快速增长的时代。

中国经济规模现已超过9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也接近1万美元,跨入了一个新的门槛。这是中国人经过40年的艰苦努力实现的一个重要目标。

坦率地说,我在大学甚至研究生院的时候,并没有想到2018年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会达到1万美元。

这是40年改革开放的奇迹,也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人口众多、国情复杂、产业结构完整。

中国是世界的万花筒。从低端产业到高端产业,中国几乎拥有所有产业。

与此同时,中国还没有经历真正的工业化时期。

在过去的40年里,我们已经开始工业化。

工业化是人类社会走向文明的重要基础。没有工业化,一个国家不可能走向现代化,所以中国必须经历一系列非常复杂的过程。

中国的工业化尚未完成,但我们已经进入工业化的后期阶段。

四十年来,最重要的是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方针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在座的各位可能并不完全知道40年前中国人的思想是如何被禁锢的。

那时,我们有一个词叫做“崇拜外国事物,奉承外国”。现在,中国人民基本上告别了崇洋媚外的时代。

40年来,中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和高收入的国家。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平均增长率为9.3%,但我们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我们的空天然气、水、土壤、河流和海洋受到严重污染。

十八大后,我们及时调整了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

第二,贫富差距明显扩大,地区发展明显不平衡。

协调发展非常重要。

一个社会的发展仍然需要每个人都获得经济发展的好处。

此外,腐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严重。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采取了非常正确的措施,不断消除腐败的温床。

中国现在将从最初的高速增长转向持续稳定的增长。

我认为6%的增长率对中国已经很好了。

过去,我们总是追求高增长的目标。

一段时间以来,社会浮躁,渴望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

这位学者渴望迅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好处。他想很快成为一名著名的科学家。他试图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却不认真研究基本问题。

中国社会非常复杂,中国经济发展面临许多问题。事实上,他是一位对这些问题研究得很清楚的著名学者。

学术界浮躁。近年来很少有真正好看的经济作品。它们要么无聊要么转瞬即逝。他们没有认真考虑中国经济发展的规律。

企业也浮躁,希望一天能赚1亿元。

因此,中国企业的生命周期最短。

在我看来,中国降低增长目标是非常正确的。6-6.5%的目标已经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增长的基础是90万亿人民币的巨大规模,年增量相当于8000亿到9000亿人民币。

下调增长目标是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首要因素。

第二,推进结构转型。

过去,中国经济主要是数量扩张,过度依赖自然资源和人口红利。现在人口红利已经消失,中国将很快进入老龄化社会。因此,不再需要依赖这种人口红利。我们必须进行结构调整和改造。

其中最重要的是促进对自然资源的过度依赖和低效的生产能力,并保持更有效和更有竞争力的产业结构,特别是具有高科技含量的产业集群。

第三,我们必须继续推进中国的市场化改革。

改革必须以市场为导向,最重要的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正确处理市场与政府的关系。

在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里,我们什么时候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我们的经济就会更好;我们什么时候忘记了这条规则,认为看得见的手可以拥有无限的力量,经济一定是贫穷的,因为它破坏了经济发展的规律。

此外,我们应该正确对待私营经济。

在我看来,民营经济的发展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如果私营经济不存在,我们就不能谈论市场经济。

我们应该让各种社会资本充满信心、无忧无虑地投入。

政策稳定和预期很重要。

中央政府提出了五个稳定性,其中投资应该是稳定的。稳定投资的核心是让所有投资者都有信心。

如果政策要稳定,私营经济必须有良好的发展空。

我们一度认为私营经济是可选的,中国经济很快就走下坡路了。

因此,进一步深化改革非常重要。

第四,我们必须确保政策的协调性和适应性。

政策不是一成不变的。政策应根据经济发展的周期进行调整,特别是财政和税收政策。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NPC和CPPCC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议大幅度削减税费,这是非常正确的。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根本没有减税的概念,但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进一步加税。

事实上,当经济困难时,我们必须降低市场参与者的税费成本。

我们需要扩大税基,让市场参与者有热情、希望和信心,其中税费非常重要。

商界的许多朋友告诉我,税收太高了,负担不起。

每个公民都有纳税的义务,但根据这种税收结构,企业很难做到这一点。

我相信他们的吸引力不仅在于为自己赚更多的钱,也在于他们在中国经济中的生存。

第五,必须促进创新。

没有创新,中国经济就没有希望。经济转型的核心是创新,其中科技创新尤为重要。

华为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我希望中国在不同领域会有不同的华为。我们将拥有像华为这样在新材料、新能源、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企业。这将通过科技创新来实现。

第六,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对外开放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经验。没有开放,就不会有今天的中国,一个封闭的国家也不会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我相信中国将来会变得越来越开放。在对外开放中,中美关系非常重要。

我认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两大强国之间最重要的关系,也是中国对外关系的最重要内容。

中美两国必须通过互利、尊重和协商解决各种问题。

做生意不是买卖,而是有兴趣的时候做,没有兴趣的时候不做。一个国家不能问另一个国家它必须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

我们必须在世贸组织规则的基础上管理我们的经济。我们可以根据新的变化修改世贸组织的一些规则,但是在修改之前我们必须遵守共同的规则。

第七,提高劳动力素质。

我认为如果不提高劳动力素质,中国很难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

我们经常讨论中等收入陷阱,当然有很多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劳动力素质不能满足高增长的要求。这个国家的教育系统有问题。受过培训的劳动力素质下降了,没有创造力,只能享受创造力的人无法接受培训。

劳动质量的提高是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重要基础。没有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未来就不会有持续的经济增长。

劳动质量的提高取决于教育。

中国大学必须培养具有创新精神的未来经济建设者。

我认为这七点是保持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

我一直对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我们正在做以上七点,这也是我有信心的一个重要原因。

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