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学校的教练没有赚取近3万元的驾照差价。

安全驾驶的第一步是努力学习并获得驾照。

然而,总是很少有人想走捷径通过现金购买获得驾照。

这不是真的。一位驾校教练几乎损失了所有的钱,仅仅因为他帮助别人为他的驾照赚取差价。

阜阳的王谋谋是一名驾校教师。安全驾驶的第一步是努力学习并获得驾照。

然而,总是很少有人想走捷径通过现金购买获得驾照。

这不是真的。一位驾校教练几乎损失了所有的钱,仅仅因为他帮助别人为他的驾照赚取差价。

阜阳人王某是驾校教练,经常联系学生领取驾照。

其中,一些学生害怕麻烦或者没有时间,所以他们想委托王老师帮他们办理驾照。

孙某是一家普通卡车公司的员工,但夸口说,只要交钱,驾照就可以免检收费。

于是王某发现孙某和孙某两人达成了合作意向。

2017年4月,张牟某想申请C1驾照,向王某索要1.2万元。

此后,朱某和韩某想申请C1增开B2,并找到王某申请驾照。王某每人收费12000元。

王收到这笔钱后,委托孙经营驾照,并通过支付宝支付了18,200元现金和10,000元。

孙某分别开具收据:“18,200元只限现金,4个月凭证明,不能全额退款”和“10,000元只限现金,不能在5个月内全额退款”。

然而,孙某没有在约定的时间申请驾照。

由于张某等人的催促,王某于2017年9月陆续退还了执照费。

从那以后,王一再要求孙牟某提取他的钱。出于各种原因,孙moumoumou一直在努力取款,直到他连电话都没接。

最后,王将孙告上法庭。

几天前,界首市人民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此案。

法院认为,由于其他人没有获得不当利益的法律依据,遭受损失的人有权要求他返还不当利益。

被告孙某某收取原告王某28200元办理驾照,并承诺在四至五个月内为原告办理驾照。如果不完全退还驾驶证,就没有法律依据。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不当得利金额28200元的理由成立,被告应当返还。

王还要求被告孙某支付2000元的利息,但法院拒绝支持他,因为没有提供相应的法律依据。

法院裁定,被告孙某退还原告王某的不当得利金额28,200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