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挣更多的钱,他充当了小偷的“专职司机”

为了挣更多的钱,他充当小偷的“专职司机”。

面对法官,他说他只是为窃贼开车,没有参与盗窃。他应该被视为从犯。

最近,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这个相当特殊的盗窃案件。

三个人在农场公共汽车上偷东西。他一路开车。为了挣更多的钱,他充当了小偷的“专职司机”。

面对法官,他说他只是为窃贼开车,没有参与盗窃。他应该被视为从犯。

最近,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这个相当特殊的盗窃案件。

三个人在农场的公共汽车上偷东西,几年前他还一直跟着并帮忙。

2011年底,李乘客乘坐农业班车从阜阳到颍泉。当他下车时,他发现他的6000元现金不见了。

这时,乘客葛某也发现他的400元现金和一张100元购物卡不见了。

巧合的是,2012年初,在富阳至素屯的农用穿梭巴士上,乘客刘谋报告称损失了5000多元现金。

刘回忆说,一个男人坐在他旁边,行为可疑。

当警察到达现场时,对方已经失踪了。

后来,在从阜阳到界首市的农用公交车上,乘客丁某发现有人偷钱,于是他厉声说道。

没想到,对方并不害怕,而是打了丁某,另外两个同伙也过来帮忙。

殴打期间,丁磊被随身携带的匕首划伤。

据目击者称,一群人钻进一辆无照汽车,受伤后立即逃离现场。

这个案件引起了警方的极大关注。经过调查,颍泉公安局的警察在从阜阳到欧洲寺庙的农用班车上抓获了张谋谋和其他三名嫌疑人(均已判刑)。

据嫌疑人说,他们还有一名专职司机刘某。

每次扒窃之前,刘某都会把这三个人带到农用班车上,跟着农用班车,等着这三个人成功,然后坐刘某的车逃跑。

他们每天付给刘某300元。

三人被捕后,刘谋谋逃走了。

虽然没有直接盗窃,但这仍然是共同犯罪。刘谋谋逃了4年多。2016年,刘moumoumou被警方抓获,保释候审。

去年11月,刘某经检察院批准被捕。

一审法院认为,刘谋谋的行为构成盗窃。

得知张谋谋和其他三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被扒窃,他仍然为这三人犯罪提供帮助并获得奖励。他有意实施共同犯罪,并在实施共同犯罪的过程中与他们密切合作。他互相合作,一起完成了犯罪。他们都是主要罪犯。

鉴于刘某的角色相对次要,他是主犯,角色相对次要。如果他在法庭上自愿认罪,他可能会受到适当的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定刘某犯有盗窃罪,判处他一年零四个月监禁和3万元罚款。

宣判后,刘某对此提出上诉。

近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二审。

庭审期间,刘谋谋表示,他只是开车去接其他共犯,并未实施盗窃,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了辅助作用,不应被认定为主犯。

法院认为,刘某多次开车接他人盗窃不能被视为轻罪,也不符合缓刑适用条件。

最后,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