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烧猪颈真的只是一个便宜的槽头吗?年轻人,你天真吗

炭烧猪颈真的只是有槽头的廉价猪肉吗?年轻人,你太天真了。“血脖子肉包子”的消息最近一直很吵。“血脖子”似乎每隔几年就会出现在报纸上。 如果你不明白,就看字面上的话,“血脖子”两个字真够恶心的 然而,如果你知道该怎么做,你可能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听起来令人作呕的“血颈肉”=方言中廉价的“槽头肉”=流行于广东和香港主要餐馆的猪颈肉。 也许你还会发现一些赞扬猪颈肉价格低廉、味道鲜美的文章。只要处理得当,就根本没有食用风险 老实说,只要淋巴腺被清理干净,猪脖子就不像小报上说的那么可怕,但是说到“美味”,就有争议了。 据说金元皇帝司马睿更喜欢“最后一件”,其他人不敢碰它。“禁止”这个词来自这里。苏轼也有一首赞美他的诗:“尝一尝其中的一种,趁热打铁。” “很多人认为他们说的是猪脖子,但是仔细比较猪肉片就可以发现,猪脖子应该是“在项下”而不是“在项上”——严格的古代汉语语法和苏美食家的舌头,怎么会错呢 这一项中的肉实际上应该是肩和颈肉,也称为李子肉。 有一次,我在香港中部威灵顿街的永济吃饭,点了一份“炭烧猪颈”。我的记忆特别新鲜。 焦糖色的肉有着几乎深棕色的皮肤,烘烤后会溢出油脂,并带有烧焦的香味。 切成拇指宽度小的厚片,包装整齐,销售良好。 尝尝猪肉片。肉里还有美味的果汁。与大多数烧烤餐厅最大的不同是,除了灵活,这种猪脖子肉甚至可以尝起来有点脆。这不是烤肉的脆皮,而是肉里面的质地。 事实上,鉴赏家们知道这种正宗的粤式炭烧绝对不会使用我们通常所说的猪脖子肉,即槽头肉和血脖子肉。 但用肩和颈肉,这是苏轼的诗《裂纹上的物品》 这块肉具有槽头肉的所有优点:又肥又瘦,香味浓郁,蜡质油腻。 它还具有质地清晰、肉质细嫩、长期燃烧的优点。 它和头肉的区别就像带骨头的猪肉和酸奶的区别一样。差别只有一英里 也许牙齿不好的人更喜欢嫩腰肉像豆腐一样嫩,但是专家认为嫩脆的肩和颈肉是猪吃的最好的部分。 不用说,广东木炭是用糖和酱油自然烘烤的。脂肪油流出,瘦肉酥脆,这最能体现肩颈部肉的优势。 它也有利于制作蜂蜜叉烧肉。首先用叉烧酱和蒜末腌制并冷藏厚片肩颈部肉。当它完全美味的时候,把它送到烤箱里,在烘烤的时候翻过来刷蜂蜜。看着肉片咝咝作响,浓浓的叉烧肉味也会飘走。 这道菜在广州白天鹅宾馆非常地道。无止境的叉烧肉被打包回家,一碗素面被煮熟,厚厚的一片叉烧肉被覆盖,这是无与伦比的美食小吃。 山东人把肩部和颈部的肉叫做“梅肉”,这种肉也在许多超市里使用。 事实上,鲁菜确实很好地利用青梅来烹制肩和颈肉。我曾经在济南餐馆吃过清蒸梅肉。最好的肩部和颈部肉被切成1/4英寸的段。腌青梅夹在中间,不需要添加任何调料。青梅的咸味和酸味自然是肉类的最佳搭配。 从锅里出来后,撒上一把香喷喷的葱。 还有一种双辣椒炒李子肉,也是一种非常非常薄的肩颈部肉。立即用重油煸制 红色、绿色、黄色和白色混合在一起,颜色很美。肉的选择很精致,所以味道不错。 在川菜中,“炒肉丝”被许多人认为是最好的,因为它的臀部很硬,耐嚼,并配有咸味和辛辣的调料。你咀嚼得越多,它就越美味,而且适合饮用。 事实上,精致的成都餐厅在制作炒肉丝时也使用肩颈部肉。 小火的缓慢煸制迫使肉中的水分变干,也充分发挥了肩部和颈部肉的“脆性”。 口感酥脆,几乎没有残渣。虽然它被称为干煸,但它的味道并不比油炸差。 比如沈从文的《边城》中的一段对话:“我要肉,我要浓稠的糯米,我是船夫,我要带它去炖胡萝卜喝!”这种事情今天能被送上法庭真是有趣。 俗话说,你吃不腻精制猪肉,你吃不腻精制猪肉,你可以品尝到肩颈部肉的味道,然后你可以吃到由槽头肉制成的“烧炭猪颈部肉”,这可以立即比较巴丽人在大雪下的差异。 顺便说一下,还有另一个小的流行科学:猪的肩部和颈部对应于牛的身体的部分是“牛的上部大脑”。 熟悉牛排分割方式的人应该不难想象牛排的美。 制作|美食品味文艺记录(微信号:SWyiwenzhi)作者|魏华水(微信号:qyqy118)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