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集团的“危险之战”一年吞噬了广州千万平方的旧变

这张照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在广州扎根两年多的圣龙集团,该集团正借助旧的改革巩固其在阳城的地位。

6月26日,官方网站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宣布,在广州市黄浦区九龙镇唐村村成员代表大会投票后,上海圣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都)瑞景房地产开发(东莞)有限公司被确定为唐村老改造的合作企业。

瑞景房地产成立于2018年4月27日,背景颇为神秘,与盛隆集团组成财团。

根据天空调查的信息,瑞景房地产由吴萧乾和詹钱莹两个自然人所有,各持有50%的股份。目前,除瑞景房地产外,这两人在其他公司没有任何职位。

根据规定,圣龙集团作为唐村旧制改革的主体单位,其份额不得低于51%。

根据官方数据,广州最大的旧改造项目位于广州市黄浦区龙湖街汤村(不包括五福汤一和二社)。它是建在地铁知识城支线唐村站的物业。全村登记总人口5590人,改造用地总面积994.66万平方米,其中国有土地127.43万平方米,集体土地867.23万平方米,集体土地现有建设用地101.27万平方米。

这是广州最大的老改造项目,已经被公开邀请。

根据规划,项目综合容积率约为2.58,预计建筑面积为251.8万平方米。九龙大道沿线规划建设660,000平方米的商业写字楼,拥有一系列公共服务设施,包括48个完整的中学班、54个九年制学校班、54个小学班、75个幼儿园班、医疗服务站、疗养院、体育中心等。

时代财经了解到,唐村改造总投资约164亿元,其中拆迁安置费66亿元,竣工后总营业收入近266亿元。

虽然投资额巨大,但唐村的改造进展相当快。从4月30日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到6月26日盛隆集团中标不到两个月。

接管唐村旧房改造后,广州圣龙集团旧房改造项目将增加到四个。

2018年7月6日,神龙集团成功中标南沙区锦州地区和崇威自然村改造项目,并正式进入广州市场。

项目改造范围总用地面积约15.15万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36.44万平方米。

自2019年以来,神龙集团一口气赢得了三项老改革。

1月初,圣龙集团中标番禺东环街蔡卞村旧改造项目。改造项目总用地面积70.4万平方米,总投资60亿元。

4月17日,盛隆集团被确定为增城群星村旧改造项目的合作企业。增城群星村重建面积121.21万平方米,总投资120亿元。

到目前为止,神龙集团已经在广州赢得了四次老改造,总用地面积超过1200万平方米,不包括南沙金州区和崇北自然村,总投资344亿元。

这可能只是盛隆集团在广州旧改革市场的冰山一角。

据媒体报道,神龙集团仍有10多个尚未浮出水面的旧改造项目,包括番禺下角、明静村、檀山村、沙溪村、白云麻利克村、黄埔井头等。

圣龙集团被誉为“老改革之王”,于2017年1月在广州圣龙投资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盛隆集团成立之初,瞄准广州旧的改革市场。该公司的一名内部人士今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广州市场,盛隆集团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考虑通过公开市场收购土地。在进入新城市时,盛隆更愿意充分发挥旧的改革优势。

在今年1月29日举行的公司年会上,盛隆广州公司的员工特意改编了一首歌曲《没有三旧转变就没有新生活》,表达了他们的愿望。

盛隆集团表示,广州的区域团队已从2017年的100多人增加到2018年的近300人。2019年的任务是“关注城市更新”。

巨龙崛起逆转?对于近年来食物短缺的圣龙集团来说,广州的老改造工程将成为其重要的生活来源。

从2010年到2013年,圣龙集团在其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一个辉煌的时刻。四年来,神龙集团在郑州市场之外大举扩张,并在福州、洛阳、济源、天津、南京、鹤壁等市场占据高位。

2013年,该公司曾将其海外业务拓展至海外,并将总部从福建迁至上海。

2015年初,盛隆集团还邀请了前龙湖将军冯金毅加盟担任首席执行官。冯金毅成为河南第一位年薪超过1000万元的职业经理人。

四年的存储扩张为神龙集团后续的规模增长奠定了基础。据凯瑞数据,盛隆集团2014年至2016年的销售额分别为154.3亿元、223.1亿元和313.2亿元。

规模达到顶峰后,盛隆集团走下坡路。

除了2016年12月在郑州赢得两处4.45亿元的房产外,神龙集团在公开拍卖市场上几乎找不到,旧市场也没什么动静。

满怀希望的冯金毅也在8个月后离职。

凯瑞的数据显示,盛隆集团的销售额在2017年开始下降,从上一年的300多亿元下降到149.3亿元,2018年进一步下降到132.4亿元。

对广州旧改革的频繁干预是盛隆集团近年来为数不多的举措之一。圣龙集团的上述内部人士透露,广州将成为圣龙集团布局的下一个重点城市,因为与其他一线城市相比,广州市场仍处于价格低迷状态,还有很多老的改革项目。

事实上,广州的旧改革市场在2019年进入了一个大爆发时期。

今年2月初,广州2019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出台。在城市更新和土地储备项目方面,广州将在涉及11个区的52个项目上投资313亿元。

根据《广州城市更新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草案,广州将力争在2019-2021年间实现500多个建设项目,三年内固定资产总投资超过1500亿元。

其中,重点是加快全市20个村庄和50个旧厂改造项目(包括政府采购和仓储)的综合改造,推进8个连片改造项目。

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从今年1月到6月,全市20个老村已经开始公开招标。其中,六月份招标的四个老项目都中标了。其中,《泰晤士报》中标恒坦村河西俱乐部,方圆中标东瓜峪村,星河房地产中标大涌村新村街,圣龙集团中标汤村。

巨大的旧改革市场正在吸引全国各地的开发商参与竞争。外人如盛隆集团、星河房地产、融创、中铁建设等。当地的住房企业也相互靠近。保利、富力、和晶泰、时代中国等。都参与了10个旧的改革项目。

另一方面,旧的改革也为那些在拍卖市场难以竞争的房地产企业提供了机会,如星河湾、新世界和中泰产业。

低成本、高利润是旧改革项目的最大诱惑,但也存在开发周期长、资本存量大的共同问题。对于规模仍在数百亿水平的圣龙集团房企来说,一口气吞下四项以上的旧改革是一种能力,甚至是一场危险的战斗。

发表评论